英文版(English Version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演出动态 > 演出活动 > 
演出活动
在舞台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
发布时间: 2014-03-25    点击数:    来源:摘自《三月风》    字 号:【】  【】  【
 
         大师们说,舞蹈,是身体与灵魂的对谈。
         对于29岁的领舞金波涛和他的队友来说,这种沟通仍然自由,甚至更为酣畅淋漓,只不过,一切是在无声世界中进行。
        金波涛感受着舞台的振动,紧盯着台下的手语老师:手势飞舞,听不到的旋律、和声、节奏和情绪尽在其中。如果突然加重,也意味着演员们的运作力要加强。
         24名演员,清一色的一米七五到一米八的身高。最大的46岁,最小的只有17岁。台下两名手语老师,其中一人也是聋人。共26名演出者,却只一双耳朵能够听到声音。
        强,再强,身体湍急的洪流弧化出力量之美。浙江省残疾人艺术团把这段刚性十足,题为《钱江弄潮》的舞蹈,推向第八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,CCTV舞蹈大赛和《我要上春晚》比赛的白热现场。
      “海面雷霆聚,江心瀑布横”“鲲鹏水击三千里,组练长驱十万夫”,关于钱塘大潮的磅磗气势,文人骚客们的描述已经太多,而如此完美地形诸舞蹈形式,且全部由聋哑演员演绎,却实属首次。
       观众被震撼了,把由衷的掌声献给最终在台上凝固的“人潮”景观。《我要上春晚》请来的评委阎肃点评说,“就是你们了!”
       他一直期盼,能在《千手观音》之后看到一个同样优秀的男子舞蹈,如今终得如愿。“我曾两次去钱塘江观赏,钱塘江就是这样的,希望你们能上春晚。”
       自由解放身体的,不止金波涛他们。2014年1月9日,距钱塘江千里之外的北京,另一群特殊的演员,在导盲犬的带领下,缓慢而有节奏地走进了“中国网事·感动2013”年网络人物颁奖典礼。
        除为年度人之一盲人教师胡中祥颁奖之外,他们还要献上一段感人的表演。
        女孩朱黎就在队伍之中。和朋友们一样,她也戴着墨镜,顶举着一片演出的用草皮。特意夸张的步伐,是盲杖点地“叮叮”,却异常整齐划一。报幕词响起:“用手去摸春天,用耳去听春天,用鼻去嗅春天,用心去看春天。”
         舞动着的盲杖,相互攀扶的肩膀,波动的手臂,柔韧偃倒又挺立的身躯。这些平时走路都谨慎摸索的盲人演员,在水声、鸟鸣和芳草中不断涌动与定格、触摸与呼吸的景象,突然让人久违地感觉到:自然与生命是何等珍贵。
         舞蹈有个很美的名字,《去看春天》。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12名盲人演员,用令人惊讶的方式,推开了舞蹈世界长久对他们关注的那扇门。
他们都是声器乐出身,舞蹈并非专业。较之健全人,他们缺乏方位感,看到舞蹈示范,“连自己脸上笑容好不好看都不知道,”身体的协调性也没有那么灵活。一个简单的动作,健全人跟一遍就可以,他们却要反复揣摩,从手到腰,再到脚,分解组合,不断练习,直至“固定记忆力”。每一个动作都要求严格:像出场动作,头顶着板,手拿盲杖,身体要倾斜,板子还要直。达到这样的整齐优美程度,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。
         艺术团带着《去看春天》方问过很多国家。朱黎还记得,一次在泰国参演排练时曾遭遇过的危险,由于对当地的舞台比较,她不慎走到了边沿。“当时我想使劲抓住什么,可手在空中挠啊挠,还是掉了下去。”所幸只是皮肉受伤,并无大碍。
         类似的困难与危险,也经常出没在《钱江潮涌》的排练与演出过程中。
       “手势就是音乐节奏,表情就是音乐的情绪,手势加表情就是音乐的图画。我们所做的就是让聋演员们看懂这些图画,欣赏这些图画,演绎这些优美的画卷。”担任浙江残疾人艺术团团的陈小琼说。
         对于聋哑人演员而言,要在忘情舞蹈时努力力跟节拍是困难的。他们通常都是在心中默记拍子,每完成一个动作,便在心中默默数下一二三四。一天十多小时的练习有助铸造就“肌肉记忆”,此外还有赖于队友间的宝贵默契。
        艺术团特地请来了浙江省文化馆的郭江锋老师做编导。他奖这段五分三十秒的舞蹈设计得起伏跌宕、一气呵成。在他看来,金波涛的舞技最为出众,也是自己的得力助手;一点就通,然后能将编导意图迅速传达给同伴。而队员中46岁的陈朝晖,入团已有二十多年,在团队中则是大哥型的主心骨。“舞蹈不仅是艺术,还要聚心。”
         央视舞蹈大赛素有“奥斯卡”之称。节目里的一个演员腿上长了个瘤子,“谁也没告诉,自己去做手术切了,切了之后还没有折线,过了几天时间又进行大强度排练。”最后痛得实在受不了,大家才知道此事。“他怕说了之后老师把他替掉,他太想参加这个比赛了”。陈小琼回忆道。
         还有最小的那个17岁的孩子,在央视舞蹈大赛下午的复赛中不慎滑倒,摔得挺严重,而决就安排在晚上。他是一场表现潮水猛袭时领“跑”的那个角色,想到自己可能会拖大家的后腿,当众哭了起来。“我说,要是上不了你就别上了,没有24个演员,就23个吧。可他说,等等我,陈老师,我一个小时。”
        恳求得到同意后,这个孩子不断地尝试站起来,来回活动受伤的筋骨,最终硬咬着牙参加了决赛。“痛肯定还是痛,可人的一生能有几次啊,这么大的比赛。”陈小琼感叹道。
       这些平时工作和家庭的业余演员,与编导郭江锋一起磨合,反复修改细节追求尽善尽美。“浙江省顶尖的专家看他们的表演后,说非常棒,比那些专业演员的精神状态还要好。”他们最终拿下了央视舞蹈大赛群文群舞组的第二名,而这是浙江省舞蹈界所取得过的最好名次。
        在《我要上春晚》中,他们一度拿下“人气王”,最后因各种原因与春晚的那张入场券失之交臂。“孩子们一夜没有睡,但我觉得没有挫败。我们的孩子能站在舞台上和全国顶级的高手团队来竞争,本身就是一种胜利。”
       很多地方开始排练这种展现残疾人“人定胜天”意志的舞蹈。《钱江弄潮》中的弄潮儿们,有了更多的志同道合和精神共鸣。
       舞蹈大师马莎·格雷厄姆说中,“伟大的舞者并不是因为技术而伟大,而是因为激情。”不论是那些在黑暗中仰起青春脸庞、去感受风雨阳光的盲人舞者,还是那些凸显钢筋铁骨与挑战江潮之力的聋人演员,他们的身体最终都冲破了感官障碍,每一个瞬间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芒。
         他们的舞台随心廷展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